有的人世界里满是生活,有的人世界里满是梦想。

如果能够有机会回到你的 18 岁,你会想到什么?

我的整个中学生活都好像比较乏味无聊,既没有那种心动的恋爱故事,也没有因为成绩拔尖获得老师的青睐,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我的中学生活,甚至我的整个青春期,我想只能用“无聊而平庸”一词来概括。

拖爸妈的福,虽然家里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环境,但至少也有机会在一个风雨坚实的环境中长大,每个月的零花钱自然比不上那些家境优渥的同学,但至少爸妈也帮我培养出了爱看书的喜好。所以我中学那会要么沉溺于写一些各种幻想,“意识流”的小说文章,要么就在看各种杂七杂八的课外书。久而久之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就是,我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呢?

不过最后,我既没有考上心理学相关的学科,也没有成为顶尖的黑客,但即使我的青春过得些许平淡,我也很认可我能够有机会思考人生,不断的思考自己的人生目标,这种思考生活的机会并非每个孩子都有,我应该如何尽我所能,帮助他们也获得我这种思考青春的机会呢?

既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些什么事情能够像电影中“真正的度过自己的 18 岁”样子,那不如粗暴一点,如果自己有一天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是否能够留下什么?

很多公益广告或者推广中,总会说很多孩子在刚出生或幼年时就因为命运不公的原因患上了某些先天性的遗传病,器官衰竭等症状甚至有可能让他们都没有机会看到第二天的太阳,还有什么事情比这种或者等死更惨呢?

于是,我在大学毕业的那一年和爸妈沟通了一次,做下了我 22 岁的最重要的一个决定,成为一名“人体器官捐献志愿者”,试想一下,如果因为些许意外导致我的生命停留在某一刻,那也能够让我那些功能良好的器官组织帮助到需要它的人们。

如果你也有这样的兴趣,可以考虑成为一名器官捐献志愿者,当你的生命离去时,你的器官将会在公正公平的原则下分配给需要它的器官衰竭患者。想一想其实自己也算是换了一种角度存在于世界上(甚至也是有一种重生的感觉),这种感觉还蛮酷的。

👉 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

自己即使离开也能帮助到其他人,那不如就顺着这个思路继续想想,在生活中那些应急情况发生的时候,是不是也能起到一点作用呢?

零八年汶川地震那会兰州也有震感,我们当时正在上语文课,看着头顶的日光灯管开始摇摇晃晃,老师也有些手足无措的时候,忽然班里的生活委员站了出来,指挥班里的同学有序的撤离到了操场上,看着他站出来的样子,我忽然觉得,卧槽,他好帅啊!如果我能够有机会成为他这样的人,多好啊!

于是我在工作的第二年,自己跑去红十字会学习了红十字会紧急救助的相关课程,了解了红十字会的背景,掌握了一些紧急救护的知识,比如如何做心肺复苏,如何使用绷带进行简单的包扎,一些危机情况下的互救(气道异物梗阻,烧烫伤,地震),如何使用 AED ,直到我成为了一名持证的红十字救护员。

此外考虑到那段时间经常有程序员倒下去就起不来的社会新闻,于是借着这个由头我和公司里的 hr 聊了下这个故事,最终帮助公司对接成都红十字会,进行了一场公司级别的红十字会救助员培训。办公室里的同事拿着急救员证自豪地和我说“我觉得这个证真的很有用”时,我就忽然感觉到推动这件事很有意义。

如果你也有兴趣了解掌握一些紧急救助的知识,并且愿意在发生应急情况时站出来帮助他人,可以与你所在城市的红十字会取得联系。在搜索引擎中搜索“你所在的城市+红十字会”,进入你所在城市的官方红十字机构,就应该能够找到红十字会应急救护培训的咨询入口,单人培训可以加入小班,也可以和官方联系为你的公司来一场集体培训。

👉 成都市红十字会应急救护培训

但不管怎么说,遗体捐献也好,急救培训也好,这些事情都是在某些突然的时间节点才会发生,自己是否有机会在平常的日子里也能够发挥自己的力量,帮助到别人呢?

捐钱捐物当然是一种比较简单粗暴的帮助方法,在支付宝中搜索“爱心捐赠”,或在微信中搜索“腾讯公益”,在都能够找到比较合适的月捐项目,如果有额外的能力也可以考虑一帮一的对口捐赠项目。

我个人的习惯是在每年自己的生日和六一儿童节在淘宝店铺“免费午餐公益店”(也可以直接在淘宝搜索爱心午餐)购买爱心午餐,一顿饭仅需 4 元钱,有时候少喝一杯奶茶或者少点几次外卖就能够多帮助贫困地区的孩子带来几顿爱心午餐。此外我还开通了爱心书屋,爱心包裹,春蕾计划和母亲水窖相关的项目。

这种帮助的方式可能是普通人最简单最普通的帮助方式吧。

👉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月捐项目

沿着这个思路慢慢分散下去,反而在日常的生活中加入了几个朋友推荐的公益组织,希望自己的点滴力量,也能够有机会起到些许力量。

最近恰逢疫情影响,我又参与了海浪计划,海浪计划是一群职场热心人士自发组织的,用自己的经验来帮助大学生走出就业迷茫的公益项目,宗旨是“捐出 1 小时,帮助过去的自己”。

通过海浪计划的牵线搭桥,和那些刚毕业不久或正在实习期的“小朋友们”聊聊天,听听他们的想法和疑惑,和他们做朋友,倒也是一件很酷的事情,上一次我和一位刚做运营不久的朋友聊天,也真的有一种和当初刚毕业不久的自己聊天的感觉,很幸运,很神奇。

如果你也有兴趣加入海浪计划,或者你所在的学校,机构中有学生朋友们正在求职阶段产生了迷茫,也可以考虑和我联系,或者点击下方的链接,一起汇聚善意的涟漪,见证它掀起爱与希望的滔天巨浪。

👉 加入海浪计划

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事情,莫过于把自己最想得到的东西,送给比自己更需要的人。

初中那会我在网上认识了几个笔友,我们选择用写信的方式来聊聊彼此生活中所发生的那些琐事,那些不好意思和爸妈聊的事情都被我们用书信的方式进行了排解,直到今日我们也一直在生活中保持着联系,有这样的一个朋友可能是很多人都没有体验过的经历吧。

在我加入海浪计划的不久后,又因为机缘巧合加入了蓝信封计划。蓝信封是一个成立了 12 年的自发性组织(成立于 2008 年,并且在 2012 年正式注册为民办非企业单位),计划的目的就是能够帮助留守儿童在关爱中健康成长,让我们有机会成为那些小朋友路上的一盏不灭之灯。

蓝信封这么多年已经为来自全国 26 省市的 300 多所的留守儿童提供了书信陪伴服务,来往信件超过 30 万封,目前有注册志愿者 7 万名,覆盖全国 1000 多所高校。

留守儿童的所求不多,并不需要我们有什么称霸整条街的高绝智慧,只需要一颗耐心倾听并平等对话的心,所以如果你也有兴趣帮助另一个孩子心灵成长,聆听心声,传递希望。你也可以试试了解蓝信封,甚至成为蓝信封的志愿者。

👉 成为蓝信封通信大使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青春,但我总希望能够将自己的微弱力量发挥出来,帮助到需要帮助的那些人,让青春这粒种子,在不同的地方生根发芽。